龙子湖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回到大明做海王 > 章节目录 第118章 回到前线
    东北战区,自从马三保离开之后,战事不断,毕竟左轮枪都下场了,北元希望抓紧进度将所有的大明军队剿灭,他们不希望左轮枪的机密泄露出去,结果却遇上了大明的AK,比左轮枪还要强劲数倍的玩意,热武器下场的后果,自然是死伤惨重,无论是大明还是北元,都在东北战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其中,一柄AK差点被北元抢走,好在徐达亲自下场,不过徐达下场也是付出了代价,他的战马被左轮射死,就连他本人也受了点伤。

    “这文和怎么到北平以后去了这么久,总共就四把,还给他带走了一把,现在除了左轮枪和AK的差距,我们和北元的差距并不大。”朱棣说道,热武器下场,他很难想到什么战术,无论是AK还是左轮枪可都是杀人用的,这俩玩意进入战场之中,基本上被它们开到的人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,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回来吧?”徐达沉声道,如今他负伤无法上战场,和朱棣不同,朱棣是想要上战场其他人不允许,毕竟朱棣的身份尊贵,没有人愿意让一个皇子出去送死,战场可不会因为你是皇子而手软,所有的敌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,尤其是若是有人得知朱棣的身份,定会下死手,谁也不敢让朱棣上战场,朱棣除了在远方眺望以外根本没有机会上战场,没有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四殿下,马文和少爷回来了。”听闻马三保回到战区的消息,无论是朱棣还是徐达都喜出望外,这二人可是盼着马三保回到战区宛若是盼星星盼月亮,总算等到马三保回到战区,他们可不想放过将马三保带上战场的机会,在场的所有人使用AK的本领都比不过马三保,马三保是他们的导师,没有马三保的教导,根本就没有他们使用AK的机会。

    才刚刚到达军营之中,马三保便被朱棣和徐达围拢起来,朱棣和徐达看着马三保,就像是看宝贝一样,将马三保当做了他们的心腹,也难怪朱棣和徐达会如此激动,毕竟先前的几场战役打的都不是很理想,这北元的蒙古兵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兵力联合在一起宛若铁桶一般,根本不是他们能够轻松拿下的,好不容易有机会,北元便选择撤军,还导致徐达的腿部受伤,几乎是无法上战场,只能退居二线成为总指挥,徐达不能上场,很少有人能够和乃儿不花力拼,尤其是乃儿不花手中有左轮枪,让不少的将士们都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“收拾乃儿不花和那个胡鹏举吗?这完全不在话下,只是我最近回来,我想自我隔离两三天,因为我回去的时候小殿下病了,我和他太过于接近,我怕被感染,你们最好不要离我太近,让我隔离隔离,如果我生病了,定要送我回北平或者南京城,我需要医生。”马三保说道,他一想到朱雄英先前病恹恹的模样,就越发的紧张,尤其是他和朱雄英之间还有肢体接触,传染的几率也就更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雄英竟然病了,贤弟你没事吧?应该不会被传染吧,我们可甚是想念你啊!这么长的时间,我们倒是将蒙古军打的后退了些许,至少不能像先前一般嚣张,他们退守在了不远处的城池之中,不过问题是那处方位地理位置对北元是优势,对我们而言就...”朱棣说道,对目前的战事很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让我隔离几天,不要离我太近,距离我至少三米以上,这段时间饭菜放门口就好了。”马三保说道,他找了个空闲的帐篷,也是军营之中最小的帐篷,只能居住两人。

    “好,没事,你回来,哪怕不能上前线,指挥也行,只要做一些战术布置就好了!”徐达对马三保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好办,我教你,你埋几个火药桶在地下,定能打北元军队一个措手不及,火药桶露出引线,提前布置好,这些火药桶的大小你自己看着做,一旦北元军队靠近,点燃火药桶的引线,火药桶定会爆炸给北元的军队一个下马威!”马三保说道,在现代战争之中,地雷是非常不仁义的武器,可是为了胜利,再怎么不仁以的武器都得使用出来,这是大明的疆土,东北可不仅仅只有北元的蒙古人,还有不少因战乱逃亡而流离失所的汉人,大明看重的是那些汉人,同样也是那块土地,每个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不在乎会使用什么手段,只要能赢就行。

    “想当初,诸葛孔明先生就是用火药将司马懿逼在了山谷之中,可惜一场大雨,否则啊,就不会有当初的晋朝了!”马三保说道,当然,他讲的是三国演义之中的情节,具体是否有这段历史,那可谓是众说风云,对历史及其热爱的马三保也很难确定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听闻马三保的话,朱棣的眼前一亮,想当初马三保就被称作是在世诸葛,如今想到了诸葛亮的方法也不足为奇,北元蒙古和大明最大的差别就是谋士之间的差别,大明有不少的谋士,而北元可没有,北元的蒙古兵只懂得以蛮力征战,自从成吉思汗之后,基本上就很难在北元看到多少谋士的存在。

    兵法虽多,也要看是否逢时和合适,马三保使用的伎俩就是刚好符合大明的困境,战场,都是大明选定,大明自然可以提前准备,毕竟这是人家的主场,大明对边境人生地不熟,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来人,按照文和的说法,将火药桶备好,无论大小,都设置好,我们要杀个蒙古军片甲不留,下一次的战场定会被蒙古人继续往北上迁移,那里有个坡道,我们在那里设下埋伏,设置好引线,准备好火箭!杀他丫的蒙古人!”徐达听闻眼前一亮,连忙开口布置阵型和战术。

    在北元的阵营之中,胡鹏举的手算是恢复了一些,不再是几天前那般的疼痛,但是他对马三保和朱棣那可谓是怀恨在心,尤其是对大明恨之入骨,没有大明,估计自己的手和父亲也不会就这么废了。

    “胡少爷,东北战区传来消息,那马文和回到了战场,听闻大明能够那么早窃走我们的左轮枪技术都是因为那小子,没有那小子,大明至少晚个半个月的时间,先前才过两三天的时间,大明便能够掏出左轮枪,并且大明的武器也是我们闻所未闻的武器,我想,定是和那小子有关系!”

    听闻通风报信,胡鹏举气的直咬牙,他恨透了马三保,他冷声道“这小子竟然还敢回来,下次遇到他,定要生擒活捉他,我要拨他的皮,抽他的筋,不凌迟他难以缓解我的心头之恨,若非是他,我也不会进入牢狱之中,父亲也不会因此丧命!”

    胡鹏举有些疯癫,这段时间他总是想要讲马三保抓住,可惜却一直没有机会,眼看着马三保回到了东北战场,他也想要主动上战场将马三保拿下。